科曼:我不确定梅西能否留队,再来一次我还会

时间:2021-02-03 13:41       来源: [db:文章来源]

虎扑02月02日讯 英国媒体The Athletic UK特聘记者阿兰-希勒近日对巴塞罗那主帅罗纳德-科曼进行了专访,其中科曼提到了关于和巴萨球星梅西的关系,以及目前巴萨窘迫的近况,还有那些陈年往事。

放弃荷兰国家队帅位接手巴萨

“当时新冠疫情下,有没有欧洲杯踢真的很难说,我当时就觉得‘我不能等了,机不可失时不再来’。而国家队的小伙子们也都支持我的决定,他们跟我说‘你得抓住机会’。”

刚一接手就摊上梅西的离队风波

“那个情况很难处理,因为梅西依旧是世界最佳球员,但是他对俱乐部的一些决定感到生气。同时他也不想待在一支刚刚在欧冠四分之一决赛被拜仁2-8血洗的球队。很明显,他很不爽,他想离开这里。”

“我第一件事就是跟俱乐部说:‘这跟我没关系啊,这是你们和梅西的事,你们自己搞定去’,最终俱乐部跟我说‘我们不会卖掉他,他得留下来’,那阵子对于梅西很难熬,但最后他也接受了这个结果。”

“赛季开始前我和梅西在他家里做了一番谈话,我为他打造了一套计划,他很期待。我知道他和俱乐部有隔阂,但这跟我没关系。我对他说:‘你能留队的话我会很高兴。你要是不想留队,那是你的决定,是你和俱乐部要解决的事。但如果你留下,那么你就是球队的一员,而这个位置就是你能发挥出最大作用的地方’,一点点的,他接受了这个局面。看看他最近一段时间的表现,他非常专注于俱乐部和球队。至于未来会发生什么我们也不知道。”

是否有信心或者心怀希望梅西能留队

“我对此不是说非常有信心,但是我希望他留队那是真的。因为他还是一名优秀的球员,还在为球队赢得比赛。作为他的教练,每天在训练里看他不可思议的表现,是一种享受。当然了,他来巴萨的时候是一个孩子,而我现在无法想象看到他穿上别队球衣的样子。”

与梅西的关系

“我和梅西之间没有任何问题,他是球队的队长,我和他经常会交流战术方面的问题,我和他以及其他球员之间的关系没什么两样,就是非常好的职业关系,但他嘛……他是队长,你得和他有更多的交流。”

大选对他的帅位的影响

“我们必须要选出一个主席来为俱乐部的未来掌舵。对于我一个主教练,最难的事莫过于没有一个主席,俱乐部里没有一把手来做决定。所有事情都要交给主教练来定,这让事情变得更难。在这个当下没有人来和你讨论接下来何去何从,太难了。我们需要尽快选出新主席。”

巴萨的财政状况以及竞技现状

“我们没法签下新球员,巴萨是全世界最大的俱乐部,也是受疫情影响最大的俱乐部。球场没有观众,城市里也没有游客来买球衣或者参观博物馆,这对俱乐部影响很严重。期待疫情结束的那天,巴萨将会继续坐在世界第一俱乐部的位置。”

“俱乐部里没有人跟我说,‘你要赢得点什么’。所有人都知道,我们处在一个过渡赛季,当然,我们也希望能赢得一切冠军。但大家都很清楚,没法指望我们这赛季赢得欧冠。也许我们能淘汰巴黎,也许我们能坚持到半决赛,但现阶段有太多比巴萨优秀的球队,他们才是夺冠大热。但巴萨会回来的,毋庸置疑。”

“过渡意味着给年轻球员机会,我们想要用这种方式完成改变。但指望球迷接受一个‘过渡赛季’是很难的,他们总是希望球队能赢下一切。但那是唯一能够让我们带巴萨重返巅峰的方法。”

“我们有很优秀的球员,但他们需要时间。有时候我们会上五六个20岁出头的孩子,同时也明白他们需要时间,需要犯错来积累经验。我对此很平静,但这很难,因为外界总是希望巴萨一直赢球。”

“我们对超级杯的失利感到失望。对于队内的年轻人,还有12名球员来说,这是他们第一次为巴萨踢决赛。”

“我们很幸运,因为我们的年轻球员都很优秀。法蒂受伤了,但我们有18岁的佩德里、21岁的明戈萨、21岁的阿劳霍,还有20岁的德斯特。我们有很多青年才俊。但你不能指望巴萨还像10年前那样,那是不可能的。”

苏亚雷斯的离队

“和俱乐部交流是我工作的一部分。当我来到巴萨的时候,我们有自己的想法,同时俱乐部也为我提供了一些信息,最后由我来做决定。做出这些选择的人得是我,因为当事情一帆风顺的时候那还好,然而当事情不顺利的时候,就得按我的方式来,这是最重要的。”

“我们无疑正处在变革之中,当然了,能把苏亚雷斯交易到尤文图斯肯定比卖到马竞要更好,因为在马竞效力他就还在西甲联赛。但这样的决定我们必须要做出来,很难,但这是对球员的尊重。而我认为这非常重要。我现在依然确定我们当时做出了正确的选择。”

在英格兰和西班牙执教的异同

“在英格兰教练的权威是很高的,球员们会觉得‘教练是俱乐部的最高话事人’,和球员们相处不是很难。在西班牙,其实也差不多。”

“但是和球员沟通的方式和30年前相比有了很大变化。以前你说向左球员们不敢向右。现在年轻球员变得不一样了。社交媒体也完全不同。你要管的不仅仅是足球和训练,你还要参与到球员的生活中,那个担子真的重太多了。”

(编辑:姚凡)